要凍齡?還是要有型?


目前市面上充斥著許多標榜「凍齡」、「抗老」的相關產品,身處在這一系列商業模式運作的世界裡,民眾對於如何「對抗老化、以保青春」顯得被教育得很好;但是獨尊「年輕」的社會價值觀念,會不會形成另一種年齡歧視呢?例如:「真」年輕的小輩對於長輩「裝」年輕的行為不以為然......。而我們有沒有可能對於此種抗老的主流文化論述進行反思或發展出新的論述?

澳洲學者Garnham (2013) 針對當代抗老論述進行研究,分析用的文本主要來自於大眾媒體、醫美從業人員與具有整型經驗長者的訪談資料;該研究針對醫美「青春永駐」的抗老論述,提出了一些新的詮釋,例如:許多長者認為他們之所以進行醫美手術,並不是要讓自己看起來顯得更年輕,而是想讓自己能看起來更好,也就是說,藉由醫美使得他們在老化的歷程中仍能對自身的美作出選擇、擁有控球權;長者關心自己的外貌是一種想讓自己變得更好的生活實踐。筆者覺得比起追尋逆生長,基於自身條件、勇於重新改寫自身老化意義的長者們,更加充分展現與傳達出不同形式的生命之美。

當我們不被「外貌年輕就是好、就是美」的單一論述所洗腦,從抗老文化的宰制中解放出來,懂得珍視生命主體的價值與自然樣貌、便能更具創意與自由地展現自我。當然,要活出自己風格的老後,也不必然得要透過整型才行。筆者從一個國外網站就發現長輩們的老年意象其實可以很多元、也很有型;所謂的有型,是以「自我悅納」為基礎才得以產生的。我們的社會應該多鼓勵長者在老年期活得更有型、更有自己的風格,而不是一窩蜂地崇尚年輕或追求符合普世價值的理想老後;換言之,「老」是具備開創性的,你可以決定與設計自己要怎麼老以及老後的樣貌!!我們期待能在台灣社會發掘出更多元的「有型老」!! 

歡迎與我們分享你覺得「老得很有型」的案例!! 

也可以用聽的



參考文獻
  • Garnham, B. (2013). Designing ‘older’ rather than denying ageing: problematizing anti-ageing discourse in relation to cosmetic surgery undertaken by older people. Journal of Aging Studies, 27, 38-46.